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科技创新网 > 文章中心 > 创新人物百科 > 人文社科 > 文章正文
专家信息 科学研究 论文专著 荣誉奖励 媒体报道

专家信息:


李超荣,男,山西省介休市人。现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抢救性发掘项目的负责人之一,法国人类研究所、日本东北大学客座教授。

教育及工作经历:

1972年进入北京大学,就读考古学专业。

1976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工作。

2008年5月至9月应日本东北大学总校长井上明久的邀请,赴日本东北大学综合学术博物馆和大学院文学研究科考古研究室做客座教授。

社会任职:

1. 北京市王府井古人类文化遗址博物馆副馆长。

资料更新中……

科学研究:


研究方向:

主要从事旧石器时代文化遗物的研究。

承担科研项目情况:

主持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转年、海南昌江燕窝岭、湖北双树、红石坎Ⅰ、果茶场Ⅱ、外边沟和大土包子等重要遗址的发掘。

1. 国家九五攀登项目:早期人类起源与环境背景的研究,参加。

2.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文物保护抢救发掘,主持。

资料更新中……

科研成果:

1. 在全国20余个省市进行野外考察和考古发掘工作,发现巨猿、许家窑人、王汾人化石和200余处旧石器地点。

2. 摄影作品《云雾中的黎族新村(洪水村)》,入选“昌华江畔木棉红”2012年中国艺术名家海南昌江文化之旅—全国摄影大赛,获荣誉证书。

资料更新中……

论文专著:


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70余篇。

出版专著:

资料更新中……

发表中文论文:

1 海南省三亚市发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物 孙建平; 李超荣; 李浩; 黄梅雨 海南省三亚市博物馆;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人类演化实验室 【会议】第十三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 2012-08-01

2 海南省昌江县钱铁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 黄兆雪; 李超荣; 李浩; 何国俊; 韩飞; 王明忠; 李钊; 王邦义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博物馆;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人类演化实验室; 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会议】第十三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 2012-08-01

3 王府井文化在我国旧石器文化中的地位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会议】第九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 2004-06-30

4 海南的旧石器考古 李钊; 李超荣; 王大新 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会议】第十一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 2008-09-01

5 2004年丹江口库区调查发现的石制品 李浩; 李超荣; 冯兴无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人类演化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12-05-15

6 1994年丹江口库区调查发现的石制品研究 李超荣; 冯兴无; 李浩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人类演化与科技考古实验室;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9-11-15

7 旧石器时代的颜料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期刊】化石 2006-08-30

8 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石制品研究 冯兴无; 李超荣; 郁金城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6-11-30

9 海南省昌江发现旧石器 李超荣; 李钊; 王大新; 郝思德; 王明忠; 蒋斌; 黄兆雪; 方小玲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博物馆;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博物馆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8-02-15

10 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骨制品研究 李超荣; 冯兴无; 郁金城; 赵凌霞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4-02-15

11 山西青磁窑遗址发现的新材料 李超荣; 冯兴无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5-02-15

12 北京市西单发现旧石器 李超荣; 冯兴无; 郁金城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期刊】人类学学报 2000-02-15

13 北京市王府井东方广场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 李超荣; 郁金城; 冯兴无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期刊】考古 2000-09-25

14 江西新余发现的旧石器 李超荣; 侯远志; 王强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新余市博物馆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94-11-15

15 石球的研究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期刊】文物季刊 1994-09-30

16 北京怀柔发现的旧石器 李超荣; 郁金城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期刊】文物季刊 1995-09-30

17 丹江库区脊椎动物化石和旧石器的发现与意义 黄学诗; 郑绍华; 李超荣; 张兆群; 郭建崴; 刘丽萍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 【期刊】古脊椎动物学报 1996-08-15

18 山西临汾发现的人类化石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期刊】文物季刊 1996-12-30

19 北京地区旧石器考古新进展 李超荣; 郁金城; 冯兴无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98-05-15

20 丹江水库区发现的旧石器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期刊】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 1998-03-15

21 许家窑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1976年发掘报告 贾兰坡; 卫奇; 李超荣 中国科学院古脊推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古脊推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期刊】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1979-12-31

22 大同青磁窑旧石器遗址的发掘 李超荣; 谢廷琦; 唐云俊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大同市博物馆; 大同市文化局 南京博物院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83-10-01

23 大同市小站的旧石器 李超荣; 解廷琦; 胡平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大同市博物馆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86-12-31

24 江西安义潦河发现的旧石器及其意义 李超荣; 徐长青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91-04-02

25 大同县山自造地点旧石器研究 李超荣; 任秀生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北京大学地理系 北京 【期刊】人类学学报 1992-04-01

资料更新中……

荣誉奖励:


1. 2009年获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考古发掘项目优秀领队奖。

资料更新中……

媒体报道一:


从野外走出来的考古人——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

在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旧石器遗址发掘

专家简介:

李超荣,山西省介休市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市王府井古人类文化遗址博物馆副馆长,法国人类研究所、日本东北大学客座教授。长期致力于旧石器考古工作,曾在全国20余个省市进行野外考察和考古发掘工作,发现巨猿、许家窑人、王汾人化石和200 余处旧石器地点,并主持了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转年、海南昌江燕窝岭、湖北双树、红石坎Ⅰ、果茶场Ⅱ、外边沟和大土包子等重要遗址的发掘。参加国际学术会议10余次,曾在美国、法国、日本、韩国、印度和南非进行学术访问和工作学习。截至目前,共发表论文和文章70余篇。

“野外工作是科学工作者进行学术研究的源泉。”从事考古工作30余年,李超荣研究员感触颇深地这样说道。背上行囊,于山水之间追寻远古时代的足迹,他的事业看起来何其壮美。然而,深入交流之后,那些鲜为人知的跋山涉水的艰苦与辛劳,却往往令人望而却步。正因如此,那一项项 “诞生”在野外的科研成果才更加沉甸甸,他对科学研究的感悟才那样深入独到。

结缘考古学,一往情深

1972年,成绩优异的李超荣被推荐进入北京大学,就读考古学专业。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他默默许下献身考古事业的誓言。北京大学历来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至今,他仍然清楚记得教授们渊博的学识,记得图书馆里的勤奋苦读,更难忘跟随俞超伟教授到湖北省开展野外实习,考古发掘盘龙城遗址的情形。严格训练,重视野外,母校独特的人才培养模式与开放的氛围为李超荣在考古学领域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大学毕业时,跃跃欲试的 李超荣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并找到了自己的一方用武之地。“我们所里有多位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包括杨钟健、裴文中、贾兰坡、吴汝康、周明镇、张弥曼和吴新智等等,学术气氛非常浓厚。而且,他们对年轻人期望很高,经常激励我们,我们时刻都能感到肩上的责任之重。”时不我待,奋勇向前,李超荣选择了与考古事业一路同行。

耕耘在野外,硕果累累

李超荣重视并钟爱田野作业。浩瀚的大漠、陡峭的山崖、广袤的原野……正是在那翻山越岭的探寻中,李超荣描摹着一个考古人的坚实足迹,收获了科研之路上的累累硕果。早在1976年,李超荣就参与了许家窑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的发掘工作。跟随着考古界的前辈贾兰坡等,发掘出人类化石9件,石器13650件,还有一批骨、角器和20种脊椎动物化石。如今回首,那些早年的积淀让李超荣受益匪浅。此后,他领导了北京市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丹江口库区野外考察和考古发掘工作,发现近150处旧石器地点,主持了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转年、湖北双树、红石坎Ⅰ、果茶场Ⅱ、外边沟和大土包子等重要遗址和海南信冲洞巨猿化石地点的发掘。

那是1994年,李超荣与冯兴无等人报道了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库区多处地点采集的624件石制品。其石制品类型有石核、石片和石器;石器占44%以上,类型丰富,包括手斧、手镐、薄刃斧、砍砸器、石球、尖状器、刮削器和石锤;石器素材主要为砾石,大多数个体粗大。这一石器组合与中国南方的砾石石器工业有较多的相似之处;手斧工具的出现表明,这些石制品在探讨东、西方的旧石器文化交流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材料。手斧是一类重要的石器类型,它在研究旧石器文化方面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被学者们认为是研究直立人与早期智人的计划性、认知性和心智发育水平的特殊石器类型。

2004年以来,他一直负责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库区野外考察和考古发掘工作,到目前为止已在湖北和河南省发现含手斧的旧石器遗址30余处。通过对丹江口库区发现的大量手斧的研究,提出中国与欧洲的手斧工具之间在类型方面有一定的相似性,但这种相似性从目前的材料上看不出他们之间存在文化上的交流。中国出土的手斧是土生土长的。在不懈求索中与历史对话,李超荣与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昌江县文化管理所等单位密切合作,认真探索,全力开展考古调查。

2007年,他在位于南阳溪大桥下流左岸第二级阶地的黄色粘土中分别发现了3块旧石器,从地质、地貌及石制品的打制特征初步认定,这应该是属于考古学年代旧石器时代晚期。事实上,这些旧石器时代文物的发现,填补了海南旧石器的空白,将海南岛人类活动的历史往前推了1万多年。当时,从出土物的堆积情况和文物器型分析,两处旧石器遗址均为旷野遗址,是人类临时活动的营地。李超荣说,虽然目前遗址出土的石制品还比较少,但是从采集到的标本来看,也可归纳出一些特点:石制品的原料均为石英岩,个体比较大;打片技术采用锤击法;石器仅有砍砸器一种类型。打制石器的素材使用砾石,加工采用锤击交互方式。第二步加工比较规整,刃缘比较平齐;在石制品中都保留不同程度的天然面。“这为研究海南岛的人类文明起源提供了重要线索和佐证,其出土的石器文化特征和打制技术,都跟华南大陆地区旧石器遗址的非常相似,关联密切。信冲洞巨猿化石地点是海南已知最早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地点,证明了在40万年前海南岛与大陆是连接的,两广地区的动物通过琼州海峡陆桥到达海南岛。

李超荣还是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抢救性发掘项目的负责人之一。据介绍,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是一处重要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在我国旧石器文化研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自1996年王府井东方广场施工中文物被发现之后李超荣与考古队经过全力发掘,出土了2000余件文化遗物,其中包括石制品、骨制品、用火遗迹和赤铁矿碎块等。经过大量的专业分析与比对,他们证实王府井东方广场遗址是一处季节性的临时营地,反映出人类狩猎和采集的生活。当时,人们一边制作工具,一边屠宰和肢解猎物,然后围着火堆进行烧烤或进行一些原始的宗教活动。相关研究成果已由李超荣等人发表在2010年的 L'anthropologie(《法国人类学报》)上。

实际上,在王府井考古的最初8个月里,李超荣和考古人员经历了北京最冷和最热的两个季节。三九天,他们住在滴水成冰的临时宿舍里,许多工作人员双手冻得通红,发掘工作也只能在中午气温相对最高的时候进行。三伏天,发掘坑里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他们却必须顶着暑热作业。然而,当成果出来的那一刻,李超荣和队员们都完全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喜悦和幸福在心头荡漾开来。“考古也并不是总那么辛苦的,后期我们与施工单位接洽之后,条件便得到了改善,后续工作也非常顺利。”

除此之外,李超荣还参加了国家九五攀登项目“早期人类起源与环境背景的研究”等重要课题。同时,他还积极开拓视野,与国外的学者开展交流合作,与法国学者合作探讨中西方的旧石器文化,与日本和韩国学者合作进行东亚旧石器考古编年和古环境的研究,为推动中国考古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今年的4月,他还受邀参加了在韩国全谷里史前博物馆举行的“第二届早、中更新世两面器工业国际学术研讨会”。今年9月,他还被台湾新北市和十三行博物馆邀请参加了在新北市举行的“城市的昨日,今日和明日城市文化资产保存与发展国际研讨会”,并作了“北京市王府井东方广场旧石器遗址的研究与保护”的学术报告。

科普任在身,尽心竭力

“作为科研人员,我们还肩负着普及科学知识的重任。”作为一位考古专家,李超荣非常注重科普工作。特别是在区域性的史前考察和大型遗址的发掘时,他更加注重科普宣传。在他看来,只有让老百姓心里懂得了文物的重要性,才能更好地保护文物。采访中,李超荣向我们展示了他的诸多考古“战利品”,有些是实物,有些是模型。“旧石器时代的标本,不像其它年代考古的标本特征明显,能让人一下就产生直观的认识。乍一看,就是几块破石头,能有什么用呢?老百姓不懂。所以,作为科学家,你就要让老百姓懂得。”实际上每次考古,他都会给工作人员乃至周围的老百姓把文物的特点以及重要意义讲得清清楚楚。“老百姓心里清楚了,这些‘破石头’是代表古代人用过的生产工具。这说明悠久的历史。发掘时,他们就会特别留意,哪怕是很小的东西都会找出来交给你。”或许,这也算是李超荣发掘文物的秘籍吧。人才培养是更为深度的科普,是考古学今后的未来。为此,李超荣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他注重野外工作,总是尽量带着学生参加野外的发掘工作,帮助他们在实践中成长。当然,他也鼓励学生出国深造,把国外开放的思维、先进的方法和技术学来为祖国的考古事业做出贡献。

文章来源:《科学中国人》作者:廖潇莎 2011年11月21日

媒体报道二:


李超荣:亟盼解决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的矛盾

新华网海南频道12月20日电(纪惊鸿 周旋)天津地铁建设破坏文物建筑和历史建筑,江苏千年粮仓“让位”给房地产开发……近年来,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矛盾更加频繁地出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员李超荣做客新华访谈时表示,自己投身考古事业30多年,深感最大的困难就是解决保护和建设的矛盾。

在我国城市建设过程中,往往会遭遇到无法精确定位文物保护单位范围,或者是在开挖过程中发现新文物等各种情况,导致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不断发生冲突。

 

海南钱鉄洞旧石器遗址(由洞内向洞外拍)。李超荣 摄

海南钱鉄洞遗址 李超荣 摄

资料图:李超荣在海南信冲洞考察。图片由李超荣提供

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规定,大型基本建设事先必须征求文物部门的意见。海南大广坝水电二期工程在建设前,负责人就主动邀请文物部门进行文物调查,李超荣就是在这次调查中第一个发现了海南的旷野旧石器时代遗址。

李超荣说:“文物保护和基本建设有矛盾,怎么解决好,这是最大的困难。该原地保护,还是移走,还是科学发掘完后收集资料做研究,是很挠头的事。”李超荣在上世纪90年代领导和参与了北京王府井古人类遗址的整个发掘和研究过程。李超荣介绍,当年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组成的考古队,进行了将近8个月的发掘,考古工作人员从冬天、春天、夏天一直在遗址发掘,我们利用全站仪测量详细记录,发掘出土的文化遗物。

王府井古人类遗址发掘工作完成后,把遗迹块切割移到别的地方保存,等王府井东方广场建好后,再把遗迹块迁回。在原12米深的建立了今天的王府井古人类文化遗址博物馆。这座遗址的发掘,对于考古学家们研究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活动,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意义。

李超荣表示,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矛盾怎么解决好,主要基于对文物重要性的认识。“在城市的建设中,有的人觉得这些古老的东西不重要,实际上这些文物古迹才是吸引游客的关键。任何一个游客到别的国家旅游,都会看该国家的古文物和文化遗产。北京为什么是旅游城市,因为有大量的文化遗产。北京有故宫,当然大家要到北京要看故宫了。”

从事30多年考古工作的李超荣还表达了自己的另外一个遗憾,就是从事考古工作的人员太少了。“我们那么大一个国家,真正从事旧石器考古专业研究的人员,估计也就50来人,但是咱们周边一个小小的国家就有3000多人。人太少了,这不利于文物的保护和研究,所以就会遇到更多困难。”

文章来源:《新华网》2012-12-24

媒体报道三:


李超荣:三沙将开展洞穴调查 寻人类活动遗迹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员李超荣做客新华访谈。新华社记者 魏骅 摄

石岛地貌 李超荣 摄

石岛地貌 李超荣 摄

石岛地貌 李超荣 摄

石岛地貌 李超荣 摄

新华网海南频道12月20日电(周旋 纪惊鸿)“我们下一步将在永兴岛和石岛做地质普查,再做一些洞穴调查……看看是否有人类活动的遗迹。”近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员李超荣做客新华访谈,介绍了三沙市考古的初步设想。

海南省三沙市2012年7月24日挂牌成立,成为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如果在三沙市的考古工作有所发现,将是中国最南端的新发现,意义重大。“我作为史前考古工作者,更渴望能在这块处女地上开垦,获得这个领域的收获。”李超荣表示。

12月12日-15日,李超荣来到三沙市进行了第一次考察,主要考察了石岛、永兴岛。李超荣介绍,永兴岛跟石岛同在一个礁盘上,永兴岛属于全新世晚期形成的岛屿,石岛是晚更新世晚期形成的岛屿。“晚更新世有人类活动,这为我们寻找三沙市古人类的活动提供一些线索……可能存在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物。”李超荣说。

李超荣实地考察了之前被摄影爱好者发现的洞穴,因为洞穴面积很小,他初步推测是海浪冲击形成的。但是需要进一步考察,不排除有其他的适合人类居住的洞穴。

李超荣表示,下一步计划在永兴岛和石岛做地质普查,最主要是地层的解密,考察地层剖面,看看是否有人类活动的遗迹。同时还将在周围做一些洞穴调查。“考察洞的形成,以及洞里的堆积物属于什么时代。是否有脊椎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或者是人类打制石器留下的一些文化遗物。”李超荣介绍。

文章来源:《新华网海南频道》2012-12-26

文章录入:zgkjcx    责任编辑:zgkjc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广告说明 | 合作项目

    主办单位名称:科技创新网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6031925号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9847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zgkjcx08@126.com